对话好莱坞华裔作曲家王宗贤







我们今天要去拜访的是一位著名的好莱坞华裔作曲家——王宗贤老师。他将与我们分享他宝贵的心路历程,而且还会给很多新人朋友们,非常多的建议。可能有很多朋友还不是很熟悉我们今天要拜访的王宗贤老师,王宗贤老师是著名的华裔好莱坞作曲家,到现在为止王宗贤老师已经为160多部影视作品创作过配乐而且在国际上大大小小拿了无数的奖项。王宗贤老师之前还为传奇好莱坞电影导演斯皮尔伯格监制的《Price for Peace》创作过配乐,无论是在好莱坞电影市场还是中国电影市场王宗贤老师都是当之无愧的配乐大师,像我们所熟知的梦工厂出品的《功夫熊猫3》还有帕拉蒙电影厂刚刚上映的《Playing with Fire》以及成龙大哥的各种电影作品都出自于王宗贤老师之手。



 

“我只是一个快乐的人,幸运的钢琴家,恰好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了合适的人”

当我年纪非常小我母亲总是给我灌输音乐、艺术绘画之类的, 我父亲总是鼓励我从事体育运动,而且他两的观念完全相反。我父亲想让我听爵士乐,我妈妈想让我听古典音乐。我在成长过程中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不知怎么的我爱上了音乐,发现那是我的真爱,尤其是钢琴。所以当我非常非常年轻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弹钢琴了。

我妈妈喜欢讲她弹钢琴的故事。当时我非常小,我在浴缸里,放了一点水就这样玩水,她就在旁边演奏巴赫的序曲,她喜欢说她一直在弹错误的音符,我从浴缸里爬出来去告诉她这是正确的音符。所以很明显 我想那时候我对音乐很敏感,所以当我长大后,伊士曼音乐学院找到了我。然后他们说,我们认为这是我们想要培养的人。

但我总是和我父亲一起做化学实验,我推迟了上大学成了医科预科生,我认为我的想法是真正进入医学领域。从波莫纳学院毕业后,我被哈佛医学院录取了。但我说,我不能去因为我得到了富布赖特奖学金,我去牛津大学学了两年音乐。所以我说我能推迟我的医学学位?就两年,然后再回去上哈佛。两年之后,我爱上了音乐,从中得到了很多乐趣,在那一年里我成了流浪音乐家,但我喜欢这样做,所以我可以游遍整个欧洲。那一年就结束了,我还是想去所以我又推迟了两三年。 最后,我说:“我能再推迟一年吗?” 他们说:“不能,我们认为你已经找到了你在生命中的热爱,坚持你正在做的事情,继续做你的音乐,我们认为这就是你的激情所在”。

所以我回来了,我开始在一家钢琴酒吧弹钢琴。我的事业就是这样开始的,当时是80年代的一个电视节目制作人。我注意到这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但他总是来听爵士乐。我一周只弹三次钢琴,其他时候我还会去餐厅给我的同伴们伴奏钢琴。我注意到这个人会来,如果他看到我不在演奏他就会离开,很奇怪我当时有个“狂热粉”。几个月后,他还是那个沉默的仰慕者,我们还是不说话。但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他说:“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我去听过你的演奏,一直在弹钢琴”。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你就是那个“跟踪狂”,我知道你是谁。他说:“我是华纳兄弟的制片人,你能来公司一趟吗?有一个想要证明自己能成为歌手的歌手,她是一个女演员,你能弹奏这首歌吗?”但我问:“是什么时候?” 他说:“就是今晚”,我说:“今晚我去不了,我今晚要去看洛杉矶道奇队,我得去看道奇队的比赛。”所以你能想象一个制片人说服我去华纳兄弟电影厂做事儿,然而事实上你知道大多数人会请求这样做,所以无论如何,他求我去干这事儿。我答应了他,所以我就跟着那位女士去了。第二天,我接到华纳兄弟的电话他们说:“你能成为我们预先录制好的节目的音乐指导吗?”我说:“好” 所以我们交换了信息就挂了电话,我问我搞音乐的朋友,问他们什么是预录音乐监制?他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我真的是无意中进人了娱乐业,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只是一个快乐的人,幸运的钢琴家,恰好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了合适的人。我猜制片人对我有足够的信心。

几个月后,这个电视节目叫做中国海滩,是一场非凡的表演,我记得是第三或第四季。他们说:“内森,你能成为真正的作曲家吗?”我说:“当然,我可以试试,就在那时我开始拿出纸和笔。每周我都会站在40个音乐家前面,我还记得第一次我站在这些演奏家前,他们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猜不出我是谁,他们开始演奏我的第一条曲子,过了20秒,我听到了一个错误的音符。我说:“我很抱歉,让我们重新开始。”我知道这些音乐家是为约翰威廉姆斯、詹姆斯·霍纳、詹姆斯牛顿霍华德这些人演奏的,这根本不可能会出错的。所以在第三或第四次尝试之后,还是老样子。最后,管弦乐队后排有人说:“怎么了,谁弹错了音符?告诉我们。”我试着不指出那个人,在中提琴部分,他们真正想让我说是谁。第三把椅子是一位女士,她就问:“我做了什么?我刚刚拉了什么音?”我说你刚刚演奏升F而不是还原F然后他们都开始鼓掌。



“中国的娱乐音乐产业曾经远远落后,现在正在迎头赶上”

我第一次在中国为电影配乐是《非常完美》,章子怡和范冰冰的电影,我们在北京有一个很小的管弦乐队,我当时已经做好了全是MIDI的准备,因为在那之前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想要管弦乐队,但他们坚持想要一个管弦乐队。所以他们帮我召集了16位演奏家,所以我奋笔疾书很快完成了整个配乐 ,大概在三四天之内完成了所有音乐。我已经做好了Mockup,因为导演要听小样。那天我去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指挥准备,做好了录管弦乐的准备。我从控制室要走进录音棚里,他们就找借口一直让我回去,他们说内森:“你不必去那里,我们不需要你过去。”我说:“但是你需要一个指挥啊。” “不,我们不需要指挥”。 我疑问:“那他们怎么跟得上音乐呢? ”他们就说:“我们已经设好了报号节拍器了。”“是的,但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不,我们已经给它编号了”。很明显每一条音乐中,在耳机里他们都会听到:“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一条音乐150多小节,某个人在录音前夜录下了这些报号。


我告诉导演,我要去到棚里去指挥乐队,就放最普通的节拍器。我猜他们以前从来没有不跟报号录过,至少对电影音乐来说是这样。他们就只看我的指挥和跟随我。我认为这是他们的首次听到与画面融为一体电影配乐,否则他们在演奏的时候就会听到是32,33,34......这简直太荒谬了,他们无法专注音乐上,更不用说能听到他们旁边的演奏者了,更不用说听到整个管弦乐队了。这次他们必须跟随我的指挥,他们听到了身边其他人的演奏,不仅仅是在他们自己的组别里,也包括整个管弦乐队。这件事发生在2009年,现在想想,中国的管弦乐团已经和好莱坞管弦乐团一样了,这是很棒的。因为我认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中国的音乐产业真的发展的很好。我非常自豪能从2009年到2020年参与其中。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飞跃,中国的娱乐音乐产业曾经远远落后,现在他们正在迎头赶上,因为有你们这些来好莱坞学习正确的配乐方法的作曲家,然后把这些内容传输回国。然后可以说我知道怎么做,让我告诉你我们如何合作,导演先生,我们怎样才能让这部电影在音乐上有好的表现。


”必须努力找到各种方法来接近年轻的电影制作人,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部分“

正如我从我的经历中告诉你们的,我就是全身心投入。我有道奇队的比赛门票,第二天我遇到了华纳兄弟,直接就上棚工作了。我认为你必须努力找到各种方法来接近年轻的电影制作人,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部分。如果你找到某个和你能力相仿的人,并且对他或她所做的事情有着同样的热情,然后你去追随他们。不可避免的是,如果这个年轻的电影人有一个成功的职业生涯。成功取决于他的团队,如果你是团队的一员,他自然会来找你。所以如果你能和尽可能多的人合作,在电影行业里,这基本上意味着推销你自己,但你也必须有才能和能力来支持你的推销。否则你卖的就不是你真正的产品。这总是会适得其反。因为,尽管中国电影业或好菜坞电影业很大,但它圈子仍然很小,别人知道你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如果人们发现你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好,然后你的工作就会非常迅速的下坡。但另一方面,人们发现你真的很好,他们会找到你的。所以我认为,你必须要有足够的自信来推销自己相信自己,但你还必须接受良好的教育,比如上好的大学或音乐学院,然后要了解自己的能力。




“从音乐的角度来看,就是作曲家挖掘导演想法的能力,同时理解电影本身要表达的内容“

SlurME:在电影配乐中,您怎么看待音乐的功能性和音乐性之间的平衡?


王宗贤:我们为一个场景配乐的功能实际上是试图理解导演想要什么,如果导演说,我想强调这一点,就好比这个片段看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必须从音乐的角度来强调。有时候很有趣的是,你对音乐功能性上的理解跟导演理解的可能完全不同。因为功能性对于那个场景也意味着任何音频,这也涉及到音效设计,所以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是去理解导演们想要什么,针对潜在的问题能够去思考。现在我知道音乐该打到哪些点了,我该怎么做呢?从音乐的角度来看,就是作曲家挖掘导演想法的能力,同时理解电影本身要表达的内容,你不能想一出是一出。在电影中,在了解电影之前不能在里面乱放音乐,因为这是需要一个功能性在这里,但你必须使它成为原生的东西。就你创作的配乐而言,如果它一直是电子元素为主的配乐,你不能突然在某些关键点蹦出一些管弦乐元素的东西。这只是一种非常简单的看待它的方式,反之亦然。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你必须弄清楚导演想要什么。以及他想要怎样去做。那也就是为什么你要给电影做出一些小样。


SlurME:音乐编辑的的真正工作是什么?他们到底具体是做什么的?在影视项目中因为真正的音乐编辑在中国电影产业中还没有。


王宗贤:音乐编辑对作曲家来说非常重要,尤其是为电视剧、网剧配乐。因为你不一定有时间为所有需要音乐的场景配乐,你更多是创作出一到两个小时的音乐,然后把它交给音乐编辑,他会使用你的音乐和你所有的分轨,把它转换成适合其他场景的音乐。他会拿掉比如钢琴的旋律,因为我们在这不需要旋律。音乐编辑第二个职责是要帮作曲家设定好参考音乐 。参考音乐意思是,当你接到一部电影后,在你拿到电影前你的音乐编辑已经和导演沟通过了,把不同的音乐片段转换成导演想要的。例如导演想要一些动作戏的东西,他想把它变成大型管弦乐,我的音乐编辑可能会从《夺宝奇兵》或《国家宝藏》中找到一些音乐。因为很简单,我已经和导演谈过了,这就是导演想要的参考。所以我不需要从原点开始,而是从一个更有效率的地方开始,为导演创作合适的音乐。


SlurME:但当我们使用参考音乐的时候,引出了另一个问题,我们称之为“Temp Love(被洗脑)”


王宗贤:没错,这是这是潘多拉的盒子,是一把双刃剑。我认为,为一部电影创作原创音乐,这将真正帮助电影形成独有的特点,这就是你要做的。因此你可以和导演进行更多的交流,试图理解他对电影的感受,就像我跟宁浩导演之间合作每一部电影时,《心花怒放》、《无人区》、《疯狂外星人》我总是不可避免地要花三四五天的时间就只是跟宁浩聊,听到他想从音乐中得到什么。他把事情画在一张纸上说《疯狂外星人》,外星人有这个旋律,美国人有这个旋律。黄渤,他为我保留了所有的图表,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原本准备一到北京就开始作曲。但是没有,但他想先聊,我们需要做什么,他想确保我理解这个故事。所以当我们真正开始谈论音乐时,我已经了解故事背景了。在他的脑海里仅仅是看电影绝对是不够的,这是正确的事。这样我可以从零开始(不要参考)。当然,参考音乐也有好的地方,如果你只有两周半的时间来写整部电影。


疫情时代,这段时间真的是非常的难,我很心疼他们。不过我觉得呢,如果你勤奋努力,如果你真的有足够的耐心,加油!真的要坚持过这次的难关!我觉得坚持下这段时间之后,真的会进步不少,现在的时间才最具挑战。这个时间段非常特别,如果真的可以把精力放到你真的想要做的事情上,一定会很成功的!



30 views1 comment

Recent Posts

See All